长敏长知

联合lof:闲戈&稚雨
/
表字敬宁

/
栗田口

头像@tingerwa所写
/
沉迷贺小老师

 

【短篇源我(远我)】反向人

糖不甜:

《反向人》


 
 “精神分裂症?那顾医生,王源能治好吗”


 面前的任小姐眉头紧皱焦躁不安,毕竟王源这小偶像我也算认识,不过没想到今天他会成为我的患者。


 我看着任小姐,意味深长,也不知道她是否听懂。

 “如果王源愿意接受治疗的话”

 话音刚落,身旁的病房便传出了些许动静。房门上方半透明的窗口倒映出一个若隐若现的少年挣扎的身形。


 一个护士急匆匆的向我跑来,俯下身在我的耳边低语“顾医生,镇定剂的药效过了。”


 我望向任小姐“不过马思远好像不配合。”


 马思远是王源的另一个人格,也是在三天前的演唱会出现的。歌唱到了一半,王源突然急躁的跑下了舞台,向出口狂奔,四个保安都制止不住当时王源,准确的来说是,马思远。而马思远面部狰狞的样子也以王源的名义被无数个相机记录了下来。





 
 马思远抗拒得像个刺猬,而王源温顺得像个兔子。





 我经过一段时间观察也渐渐区分得开谁是谁。眼神,眼神是不一样的。王源总是很顺从,像一个牵线木偶一样的配合,从来不会像马思远一样警惕的注视着每一个人。


 而那个初来乍到的小护士总会跑来这里向我抱怨马思远的眼神看得人背后发凉。

 想来也是,马思远或许就是王源的另一个自己,从小便走在演艺道路上的王源自然已经习惯了服从一切,而他所想要的或许便是马思远这样叛逆并且可以说不的人。

 所以比起王源,我更喜欢马思远,因为我和王源都是那种安于现状的人,而我们都需要成为马思远,也都没有勇气成为马思远。



 近来令我最头疼的事便是马思远存在的时间总是比其它患者的另一个人格存在的时间长得多,而马思远对药物很抗拒,这对王源很不利。

 我也曾连哄带骗的让马思远服用药物,而却被马思远的“顾医生,你真自私”击败。

 我们何尝又不是自私的人类,为什么要接王源的这个烂摊子,因为他们给的钱多,所以我答应了,而不是因为我想治好王源,所以我答应了。






 渐渐的我发现,马思远对我很依赖,或许是因为我现在成了唯一不逼他吃药的人。我更多的是喜欢坐在他的病床旁边静静的看着他,陪他说话,然后等待王源。

 我觉得这是好事,因为马思远开始尝试相信我了,而我,很兴奋。我拿着一杯被药泡过的水兴高采烈的走到了病房里,马思远正望着窗边的景色,他告诉过我,他想出去。

 “马思远,喝杯水吧。”


 马思远扫了一眼我手中的水杯,一字一顿“顾医生,人,应该自杀吗。”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堵住,结结巴巴“当...当然不”

 马思远的肩膀突然开始颤抖,眼角的恨意愈发愈明显,他将我手里的水杯狠狠的砸到了地上,玻璃碎片和水一并溅到了我的脸颊,马思远不断的喘着粗气。抬起头恶狠狠的看着我

 “那顾医生,为什么你们都在逼我自杀。”


 从那以后,马思远开始接受药物,而我也多了份愧疚。


 不过马思远只吃我带给他的药,所以我总要二十四小时的守在他身旁,病情恶化或者到了药点都会递给他一杯水和两个胶囊。


 日复一日,想来我或许喜欢马思远,马思远或许也喜欢我,而我们的感情都建立在我没有拿药给他的时候的基础上。


 相比较起来,我和王源倒像是真正的医生和患者,他对我总是很恭敬,对我说得最多的话也是谢谢和你好。



 只是马思远出现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那天马思远乖乖的喝下了我递给他的药水,躺在了病床上,额前的刘海被拨到了一旁,只剩下几根发丝遮住若隐若现的额头。他的眼睛很亮,像是有星星在里面。

 “顾医生,王源好了我是不是就会永远消失了”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不知所措

 我将眼睛望向另一边,点了点头。马思远伸手硬着把我的脸轻轻的掰了过来。


“那顾医生,你希望我消失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眼前的人便成了王源。

 
 我并不了解王源,除了知道他是个偶像以外,王源很安静,安静的出奇,是那种我们两个人呆一整天都是以沉默告终的人。只是有一天他问我“顾医生,你知道反向人吗”

 
 我摇头。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一见面就互相吸引,感觉像是一个整体的对方,那个人就是你的反向人。”


 “是吗,真神奇。”






 两天后马思远才再次出现,他并没有对上次问我的问题耿耿于怀,我们两个也和往常一样只是偶尔的闲聊。

 马思远看着手里的药丸,迟迟不肯吃下去,我没有逼他,只是坐在一旁。

 “顾医生,王源是个怎样的人”

 我笑笑,“和你完全不一样的人。”

 马思远也弯了弯眼,吞下了药丸。“那我就不用担心你会喜欢上他了,对吧。”


 
 马思远躺下,闭上了眼睛。




 回想起来那也是马思远对我说过的唯一一句情话,只不过带有情意的话语在他嘴里说出也多了份酸楚。





 比起刚开始的一整天,马思远存在的时间慢慢的变成了几小时,几分钟,或许现在已经是我们无法发现的几秒,更或者他走了。然而这也说明,王源康复了。


 我是医生,总不能把一个健康的人留在病房,即使我很想再见马思远一面。





 不知道是谁透漏王源今天出院的消息,门外黑压压的一片记者和粉丝,王源好像早就料到的样子,跟我道了个谢便跟着任小姐和另外两个保镖一同出去了。

 我看着王源的背影心里有些发酸,他终究不是马思远,若是马思远一定会朝着那些人大喊走开的。








 回到病房后才发现王源留下了一本书,看着书名随即想到王源曾问过我的问题。


 “顾医生,你知道反向人吗”



 我随手翻了几页,一张手掌大的小纸片落在了地上。


 【顾医生,我想这本书应该会适合你和马思远】




 王源很聪明。







 如果说马思远和我是对方的反向人的话大概我不会否认,因为这三个字的一切说辞放在我们身上都显得恰当合理。但是马思远终究是个执念,而这份执念也将成为我和王源记忆里最底层的那个名字。












 







 其实是个改了好几遍的作业,打tag的时候不要脸的加上了源我😂

  53
评论
热度(53)
  1. 长敏长知一颗 转载了此文字

© 长敏长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