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敏长知

联合lof:闲戈&稚雨
/
表字敬宁

/
栗田口

头像@tingerwa所写
/
沉迷贺小老师

 

汇总

三下岭:

  密码是凯源宝宝的生日。

  如果嫌麻烦不想一个个点,也可以直接进入子博

  要一起一直喜欢凯源哦。

  《饺子》

  一个简单粗暴的小故事,一开始只是为催饺子更文的,然后就....

  节选:

  “你,饿吗?”

  一个带着小心翼翼的薄荷音回荡在静谧的小路,显得异常清晰。

  王俊凯微微抬眼,首先映入眸子的是一双黑底白边的板鞋,匀称的小腿被牛仔裤收紧,裤角被卷起,露出一小段白皙的脚踝,再往上看,一个穿着白色卫衣外面套了件黑色外套的少年正眨巴着硕大的杏眼看着他,呆毛在微风中翘起,吹的有些凌乱。

  王俊凯本想维护自己处女座的尊严,可最终,身体出卖了自己。

  肚子的那声抱怨特别响。

  那个少年似乎没忍住,捂着嘴偷笑。杏眼弯成两条桥,桥底沉淀的是了无边际的星河。


 《Simple》

  篮球赛吧,强强的感觉很好啊。

 节选:

  Karry看着Roy的脸涨的通红,硕大的杏眼眼眶微醺,柔软的唇微微撅起,像是在索吻,刚刚训练完,刘海湿哒哒的,反而有些性感。球衣有些宽松,穿在Roy身上反而显的他更瘦,若隐若现的锁骨,一个转身微微凸起的蝴蝶骨,无疑是诱人的不得了。

  从Karry的角度看,Roy的小腿到大腿,从大腿到腰,都是最致命的。

 

《绑错人》

  如题目所述,我取名无能。

  节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本来就莫名其妙,现在这个人跟他说的所有一切他都听不懂。

  王俊凯松开了手,引的王源一阵猛烈的咳嗽。

  王俊凯看着王源,隐晦的眸中看不清表情。

  最终看着单薄的人咳嗽着,随着颤抖的身体,忍不住伸出了手,却在要触碰到王源蝴蝶骨时,顿住了。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王俊凯从床头柜上拿了水递给王源,王源没有接,只是警惕又无辜的看着他。

  眼睛因为刚刚剧烈的咳嗽熏的微红,刘海有些凌乱,看上去很柔软的唇微微抿起,原本清澈的杏眼如今盛满敌意。

 

《同调》

  简单的练手

  节选:

  王源低了低头,下巴埋进厚重的针织围巾里,眼眸下垂,睫毛落下一层淡淡的阴霾,一顶棒球帽反扣在头顶,把不安分翘起的头发硬生生乖巧压下,围巾很长,红蓝灰的拼接处交接的有些笨拙,却意外的很好看,松松垮垮在少年肩上围着,愈发衬托的少年的白净。

  王源坐了一会,拉着行李箱起身去机场内的便利店买了瓶牛奶,大力扯出吸管就开始大口吸允,随意坐在了便利店外的椅子上,顺手拿出手机开机。

  “王源儿。”

  头顶响起熟悉的儿话音,句尾声调还微微上扬。

 

《章节》

  画布生贺

  节选:

  其实马思远穿上针织衫好看极了,浅灰色的袖口愈发衬的他白皙,红白相间的领带整整齐齐搁入针织衫里,白衬衫的扣子也丝毫不怠慢,扣的严严实实,书卷气十足。

  但马思远认为,Karry穿上针织衫要比他棒多了,因为夏天时,Karry总爱将领口大敞,加上是短袖,手臂上紧实的肌肉看的一清二楚,赛场上一个帅气的扣篮,隔壁女校都要冲进来了。

  换上针织衫后,Karry就稍微看上去没那么痞气和张扬,整个人都乖巧温柔了许多,告白的人也会少一些,毕竟天气一冷,人就理性多了,不像夏天,空气中全是躁动的荷尔蒙。

  

《归零》

  心灵鸡汤

  节选:

   看着电梯门重新缓缓打开,王俊凯皱着眉,想说说这个人,却在看见人的模样的时候,千言万语都梗在喉,回忆卸了阀门,犹如洪水野兽。

  略微白皙的精致脸庞,那一条红蓝拼灰的围巾已有些发旧,却仍然很干净,松松垮垮绕在脖颈,挡住了少年小巧的下巴,那一双依旧明亮的杏眼与记忆中的重合,视线碰撞时,王俊凯明显看见了他眼中的惶恐,像受惊的小鹿。

  王俊凯一时也慌了,却拼命压抑下发酵的感情,故作镇定的移开了眼,心却猛烈的在胸膛撞击。

  王源也按耐不住心跳,初恋的心动感像岩浆迸发,滚烫翻涌。

  这么多年了,唯独对王俊凯,每次都心动如初。

 

《跟我生孩子吧》

  闹钟点梗

  节选:

  王源进了门,似乎有些紧张,要他坐,也是很拘束的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弄得王俊凯有些想笑,刚刚还那么热情,现在一下变成小媳妇样。

  王俊凯从冰箱拿了个苹果,进厨房洗好削成一块块的,装在碟子里,递给王源。

  王源一脸郑重,双手接过放在桌子上,看了半天,又问:“这是……什么?”

  “苹果,你吃吃看。”

  王俊凯洗完碗,擦了擦手,从厨房出来,便看见王源视死如归的举着苹果。

  王俊凯憋住笑,拿起一块苹果径直往王源嘴里塞,王源拉住王俊凯的手,一副快哭了的样子,还念念不忘:“我吃完了你就跟我生孩子?”

  “好好好。”

 

《先生,请您放手》

  饺子点梗

  节选:

  王俊凯第一次见王源,也是在一个晚上,不过那时,还是夏天。

  王源穿着单薄的警服,淡蓝色的衬衫已经被汗打湿,紧紧贴在脊背,勾勒出完美的蝴蝶骨。领口微微敞开,锁骨一览无遗,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诱人,还架着修长的腿坐在那儿,杏眼神情有些疏远,像是独居的美人。

  那时候,王俊凯就已经对他产生了好感,但却在后来一次次的遇见而让感情变质。

  想占有他。

  无论是仰头喝水喉结喂喂滚动,晶莹的水珠顺着脖颈留到锁骨的王源,或是交叉着腿坐在书桌前对着一堆文件头疼皱眉的王源,还是望着窗外电线杆上吵吵嚷嚷的麻雀发呆的王源,又或是爆着粗口教训下属的王源。

  都想要。

 

《海平线》

  大概一堆没头没尾的故事合集?都是我比较喜欢的梗

  节选: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已经持续了一个上午。

  王源肆意踢着水,也不在乎已经湿了的帆布鞋,裤脚虽然卷起,却也湿了,印出一块深蓝的水渍。透明的长柄伞被斜斜搭在肩上,长袖被挽上手肘,一块黑色的表衬的手腕更加白皙,凸出的腕骨,瘦的有些让人心疼。还特意将书包背在身前,害怕被淋湿。

  一抬眼,看见了靠在墙边撑着伞的王俊凯,因为是雨天,套了一件宽领毛衣,毛衣里头翻出淡蓝衬衫的衣领,最上边两颗扣子没扣,露出一点点锁骨的凸起。

  

  王俊凯看见他,笑着挥了挥手,王源踩着水,跑到王俊凯身边,站定,将伞靠在肩头,拉开书包拉链翻找些什么。伞险些掉落,王俊凯眼疾手快接住,然后无奈帮他举着伞,王源拿出了一张通知书,薄薄的纸页因为少年的悉心呵护没有一丝皱褶。

  “我考上了你的学校。”

  100
评论
热度(100)
  1. 长敏长知三下岭 转载了此文字

© 长敏长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