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敏长知

联合lof:闲戈&稚雨
/
表字敬宁

/
栗田口

头像@tingerwa所写
/
沉迷贺小老师

 

雷雨天


  自家审神者怕打雷。
  
  鹤丸国永在听到第一道雷响后,二楼主公房间传来重物砸落的声音,待自己起身走向楼梯时,少年已经一跳一跳的态度可见的急切跳下楼梯。
  
  “哦呀哦呀,主公你是在投怀送抱吗?”鹤丸揶揄道,接住最后一个步伐没站稳冲上来的长漫,一只手搂住少年因惯性而往后倒去的身体,坏笑着用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脸颊。
  
  长漫抓住他手甩开,瞪了他一眼。可惜本身长相秀气,这个瞪视软绵绵地毫无杀伤力,对深知他性格的鹤丸完全没作用。
  
  “主公你是饿了吗?要不要我带你去厨房看看?”
  
  鹤丸笑嘻嘻问。
  
  “肯定又是在厨房捣乱被赶出来了吧。想借‘带我去厨房视察’这个理由再混进去吗?”
  
  “哈哈哈这么说我可是会伤心的。走嘛走嘛,我出来时可是看到光忠在做你爱吃的苹果派哦。”
  
  “你把手从我……!”长漫晃着脑袋从鹤丸不安分的手中离开,面向走在沿廊外侧的付丧神不满道,眼底映出天际一道银色撕开一道裂缝,照亮一片天地的闪电后要说的话一瞬间卡在了喉咙中,立刻回过头来双手上抬捂住了耳朵。
  
  紧随而来的雷鸣响彻本丸。
  
  旁边和室里几振胆小的短刀哇啦啦乱叫。原来是鹤丸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近粟田口短刀聚集在一起玩耍的和室,从门框扮鬼脸吓唬他们,来了个惊吓二重奏。
  
  长漫:“……”想打人。
  
  “哈哈哈主公快跑!”鹤丸拉起站在原地的长漫迅速脱离粟田口兄长的追杀。
  
  
  
  两人在跑过一个拐角后放慢脚步,鹤丸依旧走在外侧给少年挡去风雨。
  
  付丧神用眼角余光偷偷观察着少年的神色。
  
  刚刚,那个动作,果然是怕打雷吧……幸好在他反应过来前去吓粟田口家的孩子了,不然被知道了我看见的话,这个孩子会很别扭吧……。
  
  与喜欢以吓唬他人为乐趣的外表不同,鹤的心思其实十分细腻体贴。
  
  
  “小伽罗,主公就交给你了!哇!歌仙殿您这可真不风雅!”
  
  “对待你这种捣蛋鬼不需要风雅!”
  
  进到厨房就被几振擅长做饭,日常占据厨房的刀拦住并施以洋葱威胁的鹤丸将长漫塞给打下手的褐发打刀,然后就此逃之夭夭再去作乐了。
  
  面无表情的大俱利和长漫大眼瞪小眼半天,在周围一片忙碌的厨房背景下成了一块静默的真空带。
  
  “你……”
  
  “你忙!”长漫侧个身缩进冰箱和置物台子间的空地,安分守己的当“视察者”。
  
  厨房的几振刀见到自家主公进来也不稀奇,毕竟这个月已经进来无数次——基本是雷雨天。
  
  ——再迟钝、不怎么关注周围的刀似乎也隐约明白了什么,大俱利洗好盛菜的碟子,回想同住一个和室的伙伴方才挤眉弄眼的暗示。
  
  他看了一眼少年,后知后觉想起似乎不应该呆在电器旁边,于是从案板上拿起没有用完的一小块面团,走到少年面前,“去那边坐着。”
  
  “哦…”长漫接过面团。
  
  面团放的有点久了,面皮结了衣,有点硬。他沾了把水,润了面皮捏着玩。
  
  手里捏着面团揪出棱角形状,长漫眼睛虽看着厨房的几位家政能手忙活,思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清洗碗筷的山姥切见怪不怪,眼睛盯着少年头顶发旋看,手下不停。
  
  两年相处下来,主仆关系倒是放在了最后,取而代之的是家人朋友这两个。熟稔到不用打招呼,反正我知道你看到我了——大概就是这种。
  
  外面雷电交加不见停,屋内和乐融融热闹着,长漫也安心。
  
  刀们谁也没有去开口调笑他又躲进厨房的事,时不时夹一筷子菜让他试味,然后再根据反馈情况加盐添水。食物的烟火气包裹着他们,看起来就像普通的人家,温暖平常。
  
  
  “主公!该去吃饭了!”端着味噌汤走在最后的烛台切叫回神游天外的长漫。
  
  “就来。”他将面团揣进兜里,跟上烛台切的脚步。
  
  
——
  
  大俱利洗漱完毕后回到伊达家刀们休息的寝室,刚进屋就看到太鼓钟和鹤丸两刃凑在他床位上嘀嘀咕咕。
  
  “小伽罗,主公他拿过来的——”
  
  大俱利盯着那只小小个,浑身雪白的招财猫形状的物品看了半天,才明白过来这个是晚饭前那一坨小面团。
  
  “哼…。”听不出什么情绪的冷淡音节,但是两振相处许久的伙伴们知晓他心情不错。
  
  “我也想要主公大人的礼物啊——”太鼓钟拖长声音钻进被窝,满是羡慕
  
  “强求不来的嘛。”
  
  
fin.

代原主发的。
感谢观看。
  

  14
评论
热度(14)

© 长敏长知 | Powered by LOFTER